超预期增长:上半年6.9%

时间:2017-07-18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点击量:

产品评测

中心提示:轻工业增速高、重工业增速低造就了工业增速与发电量背离,也是中国工业新旧动能切换的最好体现。中国工业的新旧动能正在加速切换

轻工业增速高、重工业增速低造就了工业增速与发电量背离,也是中国工业新旧动能切换的最好体现。

中国工业的新旧动能正在加速切换。

国家统计局7月17日颁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9%,其中,6月份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6%,站上了近30个月来的高点。

工业增长强劲的当面,是内外需的双双回暖:6月出口交货值增长了11.7%,消费坚持着11%的高速增长。工业企业效益的好转与周期性的补库存也为工业的增长供给了动力。

值得注意的是,6月各项产品中产量涨幅最大的是工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和集成电路。轻工业增速高、重工业增速低造就了“低发电量+高工业增加值”的工业增速与发电量的背离,也是中国工业新旧动能切换的最好体现。

在“三去一降一补”背景下,传统产业在快捷出清后正在获取新的复苏动力,而新兴产业、高端产业只管目前体量仍较小,但边际增长依旧如火如荼。

工业站上近30个月高点

今年6月份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6%,这一增速与3月持平,创下了2014年12月以来的高点,这大大超越市场的预期。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经所经济师乔宝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需求侧看,6月工业增速再次远超预期主要是由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增速连续回升、工业投资增速企稳回升、工业消费品增速稳中有升共同驱动的。

乔宝华表示,工业投资增速也出现企稳回升的态势:6月份工业投资同比增长4.6%,增速在4月份小幅回落之后,连续2个月保持回升态势。其中,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5.5%,增速较上月加快0.4个百分点。

“此外,受各大电商618年中大促带动,6月主要工业品消费增速稳中有升。”她表示,当月通信器材类、文化办公用品类零售额增速较上月加快超过10个百分点,修建及装潢资料类、汽车类、日用品类、家具类等消费品增速都有所加速。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告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6月份RPI(零售物价指数)相对涌现了下降,但与此同时,6月份名义上的消费增长仍能回升至11 %,这解释内部消费的实际量是在明显回升的,工业消费品的增长为6月工业的超预期增长奠定了基础。

此外,工业企业效益的好转与周期性的补库存也带动了工业的强劲增长。

自去年9月份PPI停止了持续54个月的负增长之后,中国工业走出了通缩的阴影,企业经营和预期显著改良,工业生产的踊跃性大大晋升。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邢志宏介绍,今年上半年供求格式产生了积极变化,工业消费品价格同比上涨了1.9%,而去年同期工业消费品价格是同比下降0.3%,这与工业生产领域的积极变化是一致的。

“工业范畴多数行业的价钱依然在上涨,二季度统计的40个工业行业中,有34个行业的价格同比上涨,上涨面还比一季度有所扩展。”邢志宏介绍。

在此基本上,今年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29048亿元,同比增长22.7%,比上年同期加快16.3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6.05%,比上年同期提高0.45个百分点。而工业企业利润的好转有利于稳定工业生产。

新旧动能转换效果显现

目前,各地正在加快培养壮大新兴产业、加速改革提升传统产业,新旧动能转换进程加快,工业增速反弹也是新旧动能转换效果的一个表现。

对传统产业而言,上半年“三去一降一补”进展顺利,显明地增进了供求关联的改善,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销率已到达97.5%,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4%,比上年同期进步3.4个百分点。1-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本钱为85.62元,同比减少0.04元。

牛犁表示,煤炭、钢铁去产能在上半年完成了全年任务目标的一大半,这改善了传统产业的效益。“尤其是打击‘地条钢’的力度非常大,在6月底之前已经断水断电,使得这部分落伍产能根本上全体出清了,这为其余市场的发展腾出了空间。”

牛犁表示,上半年传统行业在实现出清之后开始呈现恢复性生产,而新兴产业更是浮现加速上涨的态势,新兴业态发展热火朝天。上半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比增长了10.8%,增速高于规模以上工业3.9个百分点。

邢志宏表示,中国制造业正加快向中高端迈进,上半年高技巧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3.1%和11.5%,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分别为12.2%和32.2%。

统计局数据显示,6月份通用设备制造业增长12.3%,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12.0%,汽车制造业增长13.1%,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增长12.3%,计算机、通讯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14.6%。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增长4.3%,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增长4.1%,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0.7%。

乔宝华表示,从上述数据表现来看,能够认为新旧动能转换效果已经开端显现,但是,必需注意的是,新旧动能转换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还需要稳扎稳打,久久为功。

牛犁同样表示,新兴产业是未来新的增长点所在,其边际增量非常快,但是其规模还比较小,还不能完全起到主导作用。

工业增速与发电量背离

值得注意的是,6月各项产品中产量涨幅最大的是工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和集成电路,分离同比增长了61.1%、29.2%、23.4%。

乔宝华认为,工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都属于新兴产品,这些产品产量保持高速增长,一方面是因为它们仍旧处于产品性命周期的倏地成长期,基数较低;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产品相符产业进级方向,需求量比较大。

产业的切换还体现在工业增速与发电量的背离上。不同于工业增速的表示,6月发电量同比增速仅为5.2%,为2016年7月以来倒数第二。

九州证券寰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表示,“低发电量+高工业增加值”表明轻工业及与居民消费相关的下游产品增速高,而重工业增速低,高于平均增速的是食物、医药、通用设备、专用装备、汽车、电器、盘算机,而低于均匀增速的是采矿业、黑色及非金属矿物、化工产业。

乔宝华以为,今年全年工业经济依然是“前高后稳”的走势。她表现,由于工业经济运行仍旧受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以及国内供应侧构造性改革推进过程的影响,工业投资和企业融资等还存在不肯定性,因此,现在很难断言工业经济是否筑底。


上一篇:共享单车废钢等同于5艘航母?专家:笑话!钢和钢是不一样的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