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建波:振兴东北等于扶贫 东北发展轻纺产业已经不合时宜

时间:2017-08-29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点击量:

手机

中心提示:“这好比美国的底特律,汽车工业走下坡路,你能叫他从初级加工制造业重新起步吗?”孙建波的发问很直接,直戳人心。近期,由北京

“这好比美国的底特律,汽车工业走下坡路,你能叫他从初级加工制造业重新起步吗?”孙建波的提问很直接,直戳人心。

孙建波:振兴东北等于扶贫 东北发展轻纺产业已经不合时宜

近期,由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团队发布的《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进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吉林报告》)引起的学界争论连续升温。

对于林毅夫团队给吉林开具“应率先补轻工业短板”的药方,前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提出异议,认为东北并不是轻工业适宜的转移目标地。并表示,“让吉林去发展轻纺、家电、电子,这不是把吉林推进火坑?吉林要把自己的优势产业进一步做大做强,才是正道。”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对此也发出了长文回应,表示主旨正是要扬长补短而非只发展轻工业。

对此,孙建波接收《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时表示,分歧点在于是否要“补短”。在孙建波看来,振兴东北不是扶贫,而是国家振兴的高科技工业寄托。他表示:“从我个人角度来讲,实际上我并不想对某件事进行争论。但这个事件事关东北上亿人民,事关东北的发展,所以我也要抒发下我鲜明的立场。”

要扬长更要“避短”

NBD:此前林毅夫团队表示,有些评论人士并未看过完整版就作评论。并将《吉林报告》全文发布在官网上。在颁布全文的情形下,您和林毅夫团队的观点是之前存在误会,还是确实存在分歧。

孙建波:我是非常尊敬林毅夫教学及其新结构经济学实践的。但这次探讨不是误会,确实是有分歧。对方对吉林的发展提议是扬长补短,对于扬长,大家都是赞同的。而我们争论的核心是,要不要补短。我认为,扬长不应该补短,扬长应该避短。如果补短的话,会造成财政资金的挥霍。

我认为,《吉林报告》有两个过错,一是对东北经济的分析不能像剖析一个国家的经济那样来做诊断;二是以为东北的发展要从相对低端的轻纺这种产业做起,吸纳劳动力,这也是一个错误。不外,由于机器人和主动掌握的广泛应用,今天的轻工业大多已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

NBD:您认为分析东北经济不能像分析一个大国的经济那样,判定的依据是什么?

孙建波:东北是一个地区,而不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尤其是大国,必须要产业结构相对健全,这样才不会受制于人。而作为地区,发展要明白分工, 不必担忧兄弟省份不卖产品不做贸易。所以,东北地区需要发展优势产业,而不是发展弱势产业。

林毅夫团队的官网回应以北欧的一些国家发展为例,表现纬度高也能发展轻工业。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都是国家,作为国家阶段性发展的例子是能够的,但是作为一个地域确定不行,地区必需仍是要发展本人真正有优势的东西。

东北发展轻纺产业不具本钱优势

NBD:您方才也表示,东北发展轻纺是一个错误,该如何懂得?

孙建波:从历史来看,如果现在是在20世纪70、80或者90年代,还没有一个地区形成优势产业集群的时候,东北可以做轻纺等轻工业。但现在已经处于21世纪,快要进入2020年了,轻纺等轻工业在我国一些地区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这些对于东北是弱势产业的,在江浙等地已经非常发达,东北再发展这些产业的话,必然成本更高,竞争力更弱。

并且,即便是这些产业的劳动密集低端制造部分,也根本已经完成了从东南沿海向内地或海外迁徙的过程。目前东南亚国家在轻纺、家电等产业上的成本优势显著,而东北地区的人力成本是远高于东南亚国家的。

东北地区并不具有发展轻纺等产业的便宜劳动力,东北地区的人口一直都是净流出,如果可以把东北自身的优势产业发展壮大,天然可能进步本地经济活气,而非靠把短板发展起来才能提高经济活力。

另外,如果东北地区发展轻纺等产业成本过高的话,势必要依靠政府补贴。然而东北由于优势不足,发展轻纺等产业是没有竞争力的,反而要占用更大的财政补贴才能做成。如果进行补贴的话,实际上也是把资源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影响优势产业的发展。

东北振兴,国家一定要多投入。但投入的资金,一定要引来本身具备竞争力的产业和公司。这和养孩子一样,不能供他读书,供他娶老婆,还要供他未来养家糊口。那样的话,东北就又回到老路了,财政资金就有可能掉进黑洞里。资金黑洞型产业往往会以就业与稳定的名义,吃掉更多财政资金。这样,反而没有资金用于优势产业的引导和推动了。

借助高铁发展优势产业

NBD:对于林毅夫团队回应中的,“吉林省乃至东北地区必须恶补轻纺工业的短板,长期来讲才能让产业结构步入良性发展”的观点,您是如何对待的?

孙建波:振兴东北不是扶贫,这好比美国的底特律,汽车工业走下坡路,你能叫他从初级加工制造业重新起步吗?

再说,全中国没有轻纺工业的处所多了,岂非要让每个地方都发展轻纺工业吗?这是不可能的。再者,假如说东北要补短板,那么西藏的短板要不要补,西藏没有家电,要不要把家电产业搬到西藏去;海南没有重工业,要不要在海南发展重工业?另外,即使从国家角度来说,俄罗斯可缺橡胶了,也没据说过要弄个温室种橡胶。

在我看来,东北还是应该将优势产业做强。东北机械工业、精细仪器和军工产业都非常发达;黑龙江、吉林都是生态粮仓,吉林还是中医药大省,长白山(14.36 +0.63%,诊股)更是闻名遐迩;辽宁的工业基础雄厚,大连的软件产业基础扎实。不妨对照一下瑞士,机电金属、化工医药、钟表制造等工业范畴拥有国际当先的技巧和产品,其医休养老休闲、银行和保险业也享誉世界。这就足以形成一个发达的瑞士。

现在,“高铁革命”和供给侧构造性改革是中国的两大要害词。全国都在通过供应侧结构性改革淘汰低端落后产能,发展高程度产能。通过高铁等基本设施的完善,才干把吉林乃至东北地区拥有优势的农产品(9.06 停牌,诊股)、药材、人参产品向外输送,同时也可以将被旅游等资源吸引的人群带进来,将优势产业做强。

从美国经济史来看,每一轮经济地理革命(交通革命),都带动了一轮经济地理格式的重塑。中国正在进入高铁时代,如果这一轮吉林和东北没有抓住机遇,就会失去这个时代。高铁运输的是人力资源和消费劲,东北每个城市的计划,都要抓住“高铁时代”这一关键词。

◎观点

我们争论的核心是,要不要补短。我认为,扬长不应该补短,扬长应该避短。如果补短的话,会造成财政资金的浪费。

现在已经处于21世纪,快要进入2020年了,轻纺等轻工业在我国一些地区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这些对于东北是弱势产业的,在江浙等地已经非常发达,东北再发展这些产业的话,必定成本更高,竞争力更弱。

“高铁革命”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中国的两大关键词。全国都在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淘汰低端落后产能,发展高水平产能。通过高铁等基础设施的完善,才能把吉林乃至东北地区具有优势的农产品、药材、人参产品向外输送,同时也可以将被旅游等资源吸引的人群带进来,将优势产业做强。

东北地区在我国树立初期确实阅历了一段高速的发展,然而在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发展慢慢落伍,重新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是目前政府面临的问题,并不是每一个人就能解决的,需要集思广益,确切的研究出一套利于东北地区工业发展办法和政策。

东北要崛起,也并非要从东南沿海的1980年代起步。那个时候,大家都是一穷二白,轻纺、家电、电子,是中国的高端产业。由于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因素,在国际上也很有竞争力。但今天的东北,如果再做这些产业,毫无竞争力可言。劳动力成本远远高于越南、非洲等国家,与国内河南、四川等地相比也无优势。这些产业的制造迁移,已经完成了从东南沿海向内地或海外迁移的过程。今日再提,毫无意义。

如果东北要靠轻纺、家电、电子等产业来挣钱打基础。花谁的钱来招商引资呢?如果是花中央财政的钱,为何中央财政不直接补助东北的优势产业呢?如果花自己财政的钱,不要忘了,这是一笔赔本交易。


上一篇:俄罗斯喜欢中国商品 在线跨境贸易总额的52%来自于中国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