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是否该换一种销售方式?

时间:2017-08-25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点击量:

周边产品

多年来,H&M和Target等大众零售商与设计师品牌协作,制作出限量“廉价又好看”的胶囊系列。有一段时间,这种方式对设计师和商家都有利益。

  据懂得,多年来,H&M和Target等大众零售商与设计师品牌合作,制作出限量“便宜又好看”的胶囊系列。这些系列对于销售而言意义不大,更多的是制造媒体关注,推动消费者光顾门店。究竟,系列自身的生产量相对较小,并经过精心调整,可倏地上架实现销售。

H&M是否该换一种销售方式?

  DMA United的首席执行官Marc Beckman表示:对于参与其中的设计师而言,这些合作供给了大众化市场的曝光和可观的财务回报??六到七位数的报酬是常态。Beckman所在的这家广告创意机构就代办了Target和几位设计师的合作。

  有一段时间,这种方式对设计师和商家都有好处。

  但是在7月13日这一天,H&M宣布最新的年度时尚合作的对象为Erdem Moralioglu设计的伦敦品牌Erdem时??这次网络并未掀起探讨高潮。在消息颁布后的 几天内,话题标签#ErdemXHM在Twitter和Instagram只呈现了5370万次,远远低于H&M之前两次合作的反映。依据社交媒体监测和剖析公司Brandwatch的数据显示,2016年#KenzoXHM在Twitter和Instagram上的涌现到达8160万次,而2014年#AlexanderWangXHM的曝光则达到了2.66亿次。

  “我认为Erdem是个很好的品牌,它与装饰潮流严密相关,但我不肯定它有没有足够的热度,”WGSN Insight的高等编辑Petah Marian说。可以确定的是,固然Erdem Moralioglu设计繁复的裙装颇受好评,但是在Barneys和Bergdorf Goodman等有影响力的零售商中,也只有少量追随者。而随着与Karl Lagerfeld、Stella McCartney、Versace和Balmain等大牌合作,看起来似乎H&M的名字反而不再重要了。


  “每年这样做的时候,我们都会问本人,我们应该继续吗?我们应该做些别的什么吗?”H&M集团传讯总监Kristina Stenvinkel泄漏道,他参加了自2004年与Lagerfeld首次合作推出胶囊系列之后的每一次合作系列。“但是,我们认为我们合作的是伟大而天才的设计师,顾客们也非常喜欢浮现出来的成果。发售当天的时候人们会向公司或者学校请假来买。”

  这也许是事实,但是由Target和H&M等首创的公式变得越来越普遍,也就变得愈发程式化。

  联名配合这种方式与以往一样壮大。只要看看Supreme和Adidas等品牌的胜利,联名合作一直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有一段时间我以为这种趋势会放缓,但基本就不是这样,” Beckman说:“我认为这些合作关联将持续前进,原因主要是因为技巧在制造业和通信业中的发展,意味着零售商真的需要火力全开来吸引消费者注意力。”

  “联名合作带来的新鲜和惊喜的元素,是让消费者在信息爆炸中依然对此坚持兴趣的重要武器。”创意机构Leitzes & Co.的开创人Cary Leitzes说:“做出使人意想不到的东西是合作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但是随着预期(和注意力疏散化)加快捷度转移去了Instagram,H&M的年度合作可能不再是有效的解决办法。相比之下,Supreme每周都会发展新的合作,有助于推动品牌的连续曝光。Adidas也发布了更多的惯例化合作。

  诚意也越来越重要。“在从前五年中,合作变得更加广泛。我认为在这个过饱和的空间中,诚意更为重要,那是真正的当面真相??合作者和品牌之间有真诚的合作,”Leitzes弥补说,消费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精明,看得出什么s是为了销售而粗制滥造的。

  更重要的是,随着有限的时尚设计师资源耗尽,他们越来越多地关注其余垂直范畴产品。 Beckman说,像艺术和体育这样可以创造出令人信服的故事的领域,对这些零售商来说至关重要。Beckman表现,足球 运动员和NBA篮球运动员“每晚都会演出时装秀”,能够成为零售商的强盛搭档。“眼光不要只限于时装设计师。”

  至于H&M,“我们对Erdem的合作非常兴奋,”Stenvinkel说。 “我们的方案中还有许多优秀设计师,但是我们也想让我们的客户感到惊喜,所以会一年一年把联名做下去。”



上一篇:志玲姐姐代言都没用?都市丽人上半年业绩不佳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回到顶部